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一个省厅任职14年的正处级干部竟提前退休干起农村物流
一个省厅任职14年的正处级干部竟提前退休干起农村物流

      或养花逗鸟、垂钓对弈,或书法摄影、把诗弄词,或游山玩水、聊天找乐,总之,不问世事、安享晚年,这本应该是一个公务员退休后的生活。但不甘寂寞的他却甘愿再学一把褚时健,走一遭创业之路。
      陈军,一个恢复高考后的大学生,毕业后怀揣科学兴国的理想走进科研院所;面对当时科研成果转化率低的现实,偶然的机遇让他走进入政府机关,先后在安徽省经济委员会、安徽省经贸委、安徽省商务厅多岗位一干就是近30年。然而,他始终没有忘记农村,至今仍保留着一口浓重的合肥口音。生于农村、长于农村,退休后又选择了农村物流作为创业方向,他这一生可谓与农村结下了不解之缘。用他的话来说:“继续走在三农的路上,源于乡情、乡音难以忘却,也不敢忘却;源于曾经的实践与探索,曾经的努力与付出,这种情愫难以退却,这片情怀难以割舍。”

      物流到村能力建设是他的长期探索与追求
    “没有农村的现代化,就没有国家的现代化”。农村流通现代化是农村现代化的重要任务,也是统筹城乡发展的重要内容。然而,长期以来形成的中国城乡二元对立的结构没有得到根本的改变,农村流通现代化之路还相当漫长,一方面有经济基础、地理环境、人文环境、教育水平、生活习性等方面的原因,另一方面也是更为重要的方面,就是在农村普遍存在着包括商品与服务需求的信息不对称、物流配送的时间不确定、消费水平差异引起的配送不稳定、消费习惯不同引起的物流量的不集中等等,加之“重生产、轻流通”、“重投资、轻消费”、“重眼前、轻长远”的陈旧落后的发展理念在农村基层政府及干部中还没有根本消除,导致农村物流设施不配套、服务不标准、配送成本高、配送效率低,由县城到村的物流网络基本是一片空白,尤其是物流到村能力和服务标准化更是严重不足。
      随着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改革的不断深化和完善,流通在国民经济中的地位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已经成为基础性、先导性产业。“城市搞得再漂亮,没有农村这一稳定的基础是不行的。”小平同志的这句话始终印刻在政府部门从事内贸流通管理工作15年、农村商品流通管理工作5年的陈军心中。为此,加强理论思考,深入农村调研,走进企业座谈,摸清实际需要,掌握第一手资料,和农民成为朋友,成为他工作生活的重要内容。记者采访时发现,推动物流到村能力建设和服务标准化已经成为他的人生追求。从2003年国家推进的“万村千乡市场工程”到2014年推动“电子商务进农村综合示范”至今,政府和各类市场主体付出艰辛的劳动和巨大的投入,可并没有从根本上建立起物流到村基础能力和服务标准。回顾、总结、反思,问题的根源到底在哪?瓶颈到底有哪些?陈军认为,城乡一体化、智慧乡村、县域新零售不是要把农村建设得和城市一样,而是把公共基础设施的重点放在农村,推动农村物流基础设施建设提档升级;农村物流呈现“百花齐放”的格局,亟待建立一个标准化的服务体系,增强农村消费者的体验感;从县城到村的物流并非一个增量市场,而是一个如何把“多而不强、杂而散乱”的存量市场整合提升,把各类企业的自身物流配送能力释放出来,为社会提供服务,进而提出物流效率与效能。这是他长期的实践后的理性思考,也是他没有完全创出模式的心结。

      乡村振兴战略实施再次点燃他心中创业梦
      农业农村农民问题是关系国计民生的根本性问题,必须始终把解决好“三农”问题作为全党工作重中之重。农村流通问题始终受到中央到地方各级政府的重视,从1982年开始,党中央、国务院连续下发了5个“三农”一号文件;十六大以来,为确保“三农”工作在中国“重中之重”的战略地位,连续下发“三农”一号文件;党的十九大针对农村基础设施和民生领域欠账较多,城乡之间要素合理流动机制亟待健全等现实突出问题,提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陈军认为,供需不平衡、发展不充分正是乡村落后的主要根源。从农业供给侧看,农产品普遍销路不畅,有产品无市场,农民弃农进城;从需求侧看,消费者普遍买不到安全食品,有需求无供给。由于在农业生产、流通、消费三大环节中,生产者和消费者过于分散、弱小,双方均无法信息对称,无法直接对接,无法决定价格,双方只能做出理性但错误的选择,正是造成农产品供需不平衡的主要原因,把生产、流通和消费有序组织起来是根本解决农产品供需不平衡必然选择。
      作为支撑国民经济发展的基础性、战略性产业的物流业,今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对物流业发展高度重视,明确要求推动物流领域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以“包容、开放、共享”的理念,通过整合、优化,充分推进基于“互联网+物流”的新模式发展,借助互联网工具,将传统物流模式中繁杂落后的部分加以剔除和升级,从而实现更高效率的大规模社会协同。

      近日下发的《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推进电子商务与快递物流协同发展的意见》也明确提出:深入实施“互联网+流通”行动计划,健全以县级物流配送中心、乡镇配送节点、村级公共服务点为支撑的农村配送网络。《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意见》提出“构建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体系”,继续把基础设施建设重点放在农村,加快农村公路、物流、信息等基础设施建设,推动城乡基础设施互联互通。 这些利好政策,再次燃起陈军心中的创业梦。陈军认为,在互联网、大数据等各种技术手段高速发展的同时,“包容、开放、共享”等必将成为农村物流市场的主旋律,谁能够率先解决物流到村基础能力以及提供标准化服务,谁就能在农村市场的开拓中占据有利位置!退休之后的陈军很快找准了自己的创业方向:继续推动物流到村基础能力和服务标准化建设。
       捷风科技专注农村物流让他走向圆梦之路
       有了方向和目标,就要找团队,找志同道合的一群人。中国改革开放最前沿、互联网技术应用最广、创新活力最强、包容性最大的地方――深圳成了他的首选。记者采访时问到:“你想过,这个年龄再创业的艰难吗?”陈军如是说:“起初,不能说是背井离乡,至少也是孤身漂泊;面对陌生的城市、陌生的人群、陌生的生活节奏和生活习惯,面对深圳农村市场小而少、有没有这样一群人能把理想扎根于农村、扎根于农村流通,有过担心,有过疑虑。是理想与信念让我执着,让我坚定,乘还有体力、还有思想,再为农村流通发展做一点探索,献一份光与热。”可能是苍天不负这位老人,或是这位老人的执着感动了苍天,深圳捷风网络科技公司出现在他面前,让他眼睛发光、担忧放下、疑虑消失,让他找到了归属感。

       记者带着“这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能有如此的吸引力”的疑问走进捷风科技,采访发现,这是由一群来自政府三农专家、阿里巴巴、顺丰、中国邮政、链锁经营、IT等多位在商贸、电商、物流、三农等领域有多年实践经验和理论功底联合创业者共同创建的科技公司,公司秉承“科技驱动、创新发展、优化存量、导入增量”理念,以县域为主战场,以“互联网+”为核心,运用大数据、人工智能等先进技术手段,赋能线下的实体企业及个体终端,对商品在城乡之间的生产、流通、销售及回收过程进行升级改造,进而重塑城乡供应链协同网络及商业生态,并以此构建县域城乡协同发展的电商、物流、金融等基础服务网络设施,进而成为农村现代流通体系建设的新引擎。公司业务由“捷风物流、惠选电商、捷风金融”三大板块构成,着力解决三大难题。“捷风物流”着力构建物流到村能力和服务标准,实现物理协同与商贸建立强连接,彻底解决“最后和最初一公里”难题;“惠选电商”通过赋能线下商贸实体企业,实现网络协同与商贸建立强连接,着力构建服务于本地批发商与零售店的专属订货平台,彻底解决双向流通成本与效率难题;“捷风金融”通过捷风物流和惠选电商大数据,实现信贷与商货仓单质押强连接,着力为品牌商家、批发企业和小店提供信贷服务,彻底解决小微商贸企业融资难题。记者采访后不得不叹息,在深圳还有这么一家专注农村市场、专注农村流通的高科技企业;还有心系三农、倾注三农的一群人,在为中国农村流通方式创新默默付出与奉献。“从模型设计到系统开发,从县域检验到输出9大服务标准的完善,仅仅九个月,捷风科技的团队,硬是让他要做一个60后的90后,再燃青春的激情。”陈军如是说,记者更是为之惊叹。记者多次追问陈军为什么?回答极其简单:“赶上了一个好时代,遇到了一个好头领,加入了一个好团队,找到了一条圆梦之路。”
       截至目前,捷风科技已在湖北省巴东县和谷城县、浙江省开化县、河南息县等进行了先行先试,初步建立起物流到村基础能力和服务标准。记者感受到,捷风科技“构建物流农村基础能力和服务标准的发展道路”必将很快燎原中国的农村。记者期盼,充满对“三农”发展使命感、乡村振兴社会责任感的博大情怀的陈军,退休后走在农村物流这条艰难的创业之路上一切如意、释放更多的人生价值,“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